南一中老師回憶錄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高一時的生物老師,江佩娟老師,不過相信有上過她的課的人,應該只會記得她的綽號:交配娟。

至今還記得的,不是她上課的內容,而是她那語不驚人死不休還讓我們這群高中小毛頭想入非非的說話風格。親耳聽過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你們男生喔,第一次就像是送報生,一進去就出來了。」正好我們那時的化學老師是宋照生,於是我們班便笑成一團。

再來便是某次遇到高二學長時聽到的故事,當時老師上課發下豪語,要是誰那次生物段考能考滿分,她就幫他口交。嗯,我沒打錯,口交。
那名學長帶著複雜的神情說,那次段考他答案不小心寫錯字,只拿了98分,不知道是幸還不幸?
印象所及當中,她沒跟我們班說過相關的話,同樣也是不知道這是幸還不幸?

回憶被勾起之後,便去找看看是否有她之後的消息,不過只找到了另外一個故事,看了之後發現我除了黑眼圈還真不記得她的長相,或許是我對我們高一英文老師記憶較深刻?因為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的長相,應該是因為我曾當過一學期的英文小老師的緣故吧?(笑

猶記得當年咱們的班導林文瑜老師是我們的國文老師,親和力很高,很快地就和我們這些小鬼頭打成一片,沒記錯的話她當時還會上我們在與南共舞BBS上的班板。那時候她還帶了一位實習老師,固定坐在教室後頭,結果上課不專心的我就常被她唸。XDDDD

另外一位值得一提的,是歷史老師:易老,易世宗。生得一副仙風道骨的易老,雖然講話速度慢到讓班上一半以上的人昏迷,學識淵博的他卻也常天外飛來一筆,讓班上爆出一陣轟堂大笑,像是著名的陰門陣之說。

高一時,由於是在所謂的「三類組語文資優班」,所以教我們的老師都是一時之選,但到了高二被踢出來之後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當然,我們的班導陳盈言老師確實是個關心學生、上課認真的好老師,常派作業的她至少讓我不得不作那些數學習題,雖然到後來有一半都是借別人的來抄;教物理的劉演文老師,除了教得不錯外,跟學生也是有說有笑,更重要的是他喜歡買醬油的梓喵;生物的郭人仲同樣是讓我很尊敬的老師之一,他上課時所說的避孕知識更是讓我銘記至今。(雖然就目前來看,短期內還是用不到)

但是,光是教國文的海象和教化學的會瘋,就足以讓我的高中第二年蒙上一層不淺的陰影。
我實在是懶得說他們到底有多爛,只能告訴你,高二是我小說、漫畫閱讀量最多的時期。

或許是時來運轉,關鍵的高三所遇到的老師大多也都是不錯的老師,真是讓我又驚又喜。班導農寶嫦老師是位嚴格的英文老師,也讓我三年來第一次認真地在讀英文,所以整個高三的英文成績都不錯;國文科的王振北老師則是相當和藹的長者,經常跟我們說人生的大道理,雖說有聽進去的人應該不多XD;雖然說在當年補刀救台灣的風氣全盛期,深綠的化學老師侯俊男常常被班上藍軍們(時值2008,在下曾是其中一員www)嗆,但是不可否認他的確是教得不錯,也是很認真負責的老師,還記得他曾在學測前開班,教授基礎化學,而當時化學不佳(時至今日亦同)的我也有去聽,結果回家作了習題之後發現講義上面有些解答貌似不對,傳簡訊問老師,他也很快地就回了。

打了那麼多,突然覺得高中生活真的令人懷念啊,如果能重來一次該有多好,如果能再來一次我就直接去跟那位補習班的南女同學搭話了,還在一中的時候,原本都一直在婊一中,但是一離開卻又如此想念它,或許哪天我離開中正之後也會如此吧?XD